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耗资3亿,换不回胡歌、刘亦菲

时间:02-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5

耗资3亿,换不回胡歌、刘亦菲

2024年开年,《仙剑》系列重出江湖,面目全非。1月17日,鞠婧祎、陈哲远主演的《仙剑四》开播。18日,虞书欣、许凯主演的《仙剑六》(已改名《祈今朝》)紧随其后,官宣开播。但比电视剧本身激起更大讨论度的,是开播当日,鞠婧祎和陈哲远的撕番大戏,以及持续到现在的粉丝骂战。1月24日,《仙剑二外传》宣布开始选角,这个李逍遥和灵儿的女儿的故事,也开拍在即。这边《仙剑四》和《仙剑六》陷入混战,另一边,《仙剑一》和《仙剑三》再被提起。“仙剑一是宿命,仙剑三是轮回,仙剑四、六是时代的报应。”有网友如此评价。回头看,《仙剑奇侠传》为观众编织的那场旧梦,正在被如今的仙剑系列一点点强行唤醒。侠骨柔肠被工业糖精取代,仗剑天涯变成血脉压制。神女深陷情情爱爱,江湖再见不到真正的大侠。而他们却号称,制作费用高达3亿。1994年,中国台湾电玩展上。一个戴着眼镜,内向腼腆,样貌平平的男人站在人群中,背后的屏幕上,播放着他自己设计的游戏demo(小样)。最早,这款游戏叫《逍遥侠客行》,主角是一个名为“李逍遥”的少年。这个看上去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正是姚壮宪的内心投射。姚壮宪木讷嘴笨,李逍遥则油嘴滑舌;他不受女生喜欢,李逍遥的桃花运爆棚;姚壮宪被困在城市里,李逍遥就替他仗剑天涯,解锁世界。开发过程中,游戏的世界观逐渐清晰,李逍遥惩恶扬善的路上,加入了几位同行人。赵灵儿,女娲后人,仙族后裔;林月如,名门闺秀,一身侠气;阿奴,出身苗疆,充满奇幻。再加上一心想做剑侠的李逍遥,固定班底就这么组成了。姚壮宪想着,要给游戏换一个更贴切的名字,几个字在心里绕了几圈,光标闪动,落在屏幕上——《仙剑奇侠传》。《仙剑奇侠传》游戏截图《仙剑奇侠传》在电玩展上的展出,引起阵阵讨论。在那个市面上大多是舶来游戏,国产RPG(角色扮演游戏)少有水花的年代,《仙剑》的展示让来往游客直呼惊奇,媒体争相报道。一年后,姚壮宪正式推出《仙剑》游戏,上市的第一天,一万份拷贝就已售罄。后来,《仙剑》的正版销量被定格在20万套,还不算上数以亿计的盗版游戏。玩家们在游戏里化身为“李逍遥”,闯仙灵岛,救赵灵儿,与林月如一起降妖,又偶遇阿奴,最后战胜邪恶的黑苗人。游戏里的畅快冲淡了现实的苦闷,每个人都曾做过成为“李大侠”的梦。1995年,《仙剑》的大获成功,让姚壮宪兴起了做续作的念头。他是金庸的武侠迷,想着可以效仿金庸作品中的人物关系,做成一个“仙剑宇宙”。《仙剑二》的主角王小虎,是李逍遥的同村少年。《仙剑三》的主角景天,是李逍遥的师公;赵灵儿也是《仙剑三》中紫萱的外孙女。姚壮宪《仙剑二》和《仙剑三》几乎同时开始制作,姚壮宪主要负责游戏三代,二代的研发则由原先的企划谢崇辉负责。事实上,《仙剑二》的设定,在部分程度上已经背离了姚壮宪的初衷。谢崇辉坚持,要听取玩家的声音,“男主角最后一定要当掌门,要成为天下第一人”。姚壮宪却认为,李逍遥的结局不应该指向位高权重。“他的名字‘逍遥’两字,已经代表我赋予他的含义。”姚壮宪说。2004年,经过八年的坎坷打磨,《仙剑二》和《仙剑三》接连问世。那时,国产游戏早已进入新的台阶,仙侠的题材也变得普遍。尽管仙剑二三代的销量都不错,姚壮宪心里明白,单机游戏的时代已经开始由盛转衰。与此同时,一个新的领域,准时出现在姚壮宪眼前。姚壮宪2003年,唐人影视拿到《仙剑奇侠传》的影视改编权,计划将这个故事搬上荧幕。因为游戏内容撑不起一部电视剧的体量,编剧会在原有浪漫色调的基础上,进行删减和补充。唐人称,出演李逍遥的人选,将会在林志颖、周渝民等当红明星中产生。这年年底,姚壮宪在选角的化妆间休息。他偶然看到一个来试妆“姜明”角色的学生,“我从人堆里一眼就挑出了他,又高又帅,看人贼贼的”。几天后,这个学生收到通知:你来演李逍遥。姚壮宪在《仙剑奇侠传》电视剧的开机仪式上接到出演“李逍遥”的通知时,胡歌的第一反应是紧张。他刚刚21岁,还在上海戏剧学院读大三。凭借出众的外表,胡歌签约了唐人影视,也当过男主角。那是一部时装剧,年纪轻轻的胡歌饰演了一个六岁孩子的父亲,人设极其不适合他,拍得十分痛苦。这部剧拍完,胡歌对时装剧产生了阴影。但唐人认为胡歌的长相不适合古装,还是胡歌的经纪人不死心,才给他争取到这个试妆姜明的机会。谁也没想到,命运会选中他,成为李逍遥。胡歌试镜姜明的定妆照收拾好行李,坐在前往剧组的火车上,胡歌心里满是忐忑。他从初中就玩《仙剑》游戏,自然知道这个IP有多少游戏粉丝。他很怕自己稚嫩的表现,会让万千网友失望。在随身携带的行李包里,胡歌装上了文言文字典和诗词集,但刚进剧组的第一个周,他依旧是在骂声中度过的。他说,导演和武术指导,骂他骂得最多。他回忆那段时间,经常熬了一个通宵后,第二天还是一整天的打戏,“有时候站着对词你都能睡着”。但他必须扛住,他饰演的是李逍遥,是一心成为大侠的李逍遥。《仙剑奇侠传》剧照胡歌饰李逍遥《仙剑奇侠传》被认为是国产仙侠剧的开端。“仙侠剧”拆开来看,仙是脸面,侠才是筋骨,大道与命运,则交织成血肉,相辅相生。初登场的李逍遥,是余杭镇李家客栈的小伙计。为了救婶婶,在拜月教的设计下,登上仙灵岛,遇到不谙世事的赵灵儿。两人相遇、一吻定情、仓促结婚、被迫离别,前两集就走完了主角二人的初期感情线,剩下的故事,则在李逍遥护送赵灵儿回南诏国的路上展开。可以说,这不是一条求爱之路,而是求道之路。《仙剑奇侠传》剧照李逍遥,坐拥“贱婢爱妾”的纨绔浪子,梦想是成为天下第一大侠,和赵灵儿一生一世。他还要和林月如玩到老吃到老,和徒弟阿七、小弟十四痛痛快快地活着。他一路得到朋友,在斩妖除魔中学到人间道理,又一路失去。他如愿成为大侠,代价是失去挚爱,一无所有。故事里,李逍遥被传送到10年前。他救下年幼的赵灵儿,嘱咐师父酒剑仙若在日后遇到“李逍遥”,不要教他武功。他妄图用这样的方式对抗命运,最终的结果是,宿命不可违。《仙剑奇侠传》剧照主角阵容中,女性角色的刻画同样出彩。赵灵儿,原本心中只有逍遥哥哥的天真少女,说自己宁愿不要公主的身份,只想做普通人,最终却死在拯救天下万民的战斗中。更不用说,“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的歌词一出,林月如的执着与释怀尽在其中。一直很安静 ,阿桑《仙剑奇侠传》剧照赵灵儿的角色早早定下由刘亦菲出演,那时她刚凭借《金粉世家》和《天龙八部》人气暴涨,还提前签下了《神雕侠侣》。为了争取到刘亦菲,制片方磨了很长时间。姚壮宪也说,刘亦菲是他心中赵灵儿的完美人选。饰演林月如的安以轩,则差点就与这个角色错过。一开始,安以轩被定下的角色是苗疆少女阿奴,林月如则由当时还未满16周岁的刘品言出演。开拍一段时间后,导演越发觉得两人的角色对调一下,可能会更合适。这才有了最终的阵容。《仙剑》早期花絮照刘品言穿着“林月如”的服装2004年2月,剧组开放了一次媒体探班,仙灵岛的部分花絮被曝光。这是李逍遥与赵灵儿初次相遇的地方,漫天的桃花飞舞,少年找到了他的仙女姐姐。因为山中桃花未开,剧组花费了几天时间,人工造了一片粉色的桃林。穿着嫩绿色衣裙的刘亦菲与少年意气的胡歌在桃林中奔跑,在古早滤镜的烘托中,美好得像一场虚假的幻梦。《仙剑奇侠传》剧照20年后,胡歌在一次采访中说:“虽然在演李逍遥的时候,没有什么经验和太多的技巧可言,我还是会被我在扮演李逍遥时候的那双眼睛所打动。”他承认:“看到李逍遥的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现在也可能演不出来了。”《仙剑奇侠传》片场合照话虽如此,在很多人看来,胡歌还是复制了一遍李逍遥。2008年,《仙剑奇侠传三》开始筹拍,胡歌是第一个被确定的主角人选,出演景天一角。胡歌曾试图拒绝剧组邀约。那时他刚遭遇车祸,面容被毁,处在崩溃边缘。他看过剧本,觉得景天与李逍遥人设十分相似,“担心自己会去重复李逍遥”。《仙剑奇侠传三》剧照剧组再三邀请,公司也强势推进,胡歌才勉强应下。后来,他细细琢磨了一番,品出了景天与李逍遥的不同。李逍遥有着清晰的成长线,景天却没有高喊锄强扶弱的口号。他只想回到永安当,做他的小伙计,最大的梦想也不过是成为渝州首富。但就是这样的小角色,却甘愿用自己的阳寿,换回被邪剑仙杀死的平民的生命,哪怕这些人曾在生前欺辱过他。“一个人生来就有超凡的本领,做什么事情都轻而易举的话,当然不算是英雄了,唯有一个会受伤会害怕的人,拼尽全力地去做一件事情,这样才算是英雄。”剧中唐雪见的这句台词,就是景天这个角色的生动诠释。《仙剑三》剧照杨幂原本也是最先确定的女主人选。那时《神雕侠侣》刚播完不久,杨幂所饰演的郭襄灵气逼人。导演李国立曾说:“杨幂的举手投足就很像雪见这个人。”她玩过《仙剑三》的游戏,在游戏中也是坚定的“雪见派”。但在当时,杨幂刚刚进组李少红执导的《新红楼梦》,在其中饰演戏份颇重的晴雯。因为杨幂在《新红楼梦》中迟迟进入不了角色,李少红甚至对杨幂说:“如果晴雯你没有演好,我会恨你一辈子。”为了“晴雯”,杨幂只好拒绝“唐雪见”。《仙剑三》剧照杨幂饰唐雪见《仙剑三》被迫另寻女主,制片人蔡艺侬对外称,唐雪见的角色至关重要,“女演员一定要80后,青春靓丽并且身高165cm以上,必须是演技派”。进入8月中旬,开拍在即,但唐雪见的角色还是定不下来。唐雪见是唐家堡的大小姐,刁蛮任性,又因为中间还有“夕瑶神女”一角的诠释,还要求演员必须能演出其沉稳端庄的一面。剧组面试了许多演员,从人气偶像张韶涵、阿Sa,到初出茅庐的新人,都不合心意。蔡艺侬只好在胡歌的官网发帖,让网友建议胡歌剧中女友的人选。上千条回帖中,杨幂的名字最多次被提及。《仙剑》剧组又去和《新红楼梦》剧组商讨,最终,在《仙剑三》开机10天后,杨幂被临时租借来。回忆这段经历,杨幂说:“有些东西可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仙剑三》剧照杨幂饰夕瑶冥冥之中注定的,也不止一个唐雪见。霍建华也曾因档期问题拒绝过徐长卿一角,唐嫣最先试的,则是始终找不到合适演员的唐雪见。拍摄过程中,导演发觉唐嫣更适合紫萱,才被临时换角。剧情中,蜀山弟子徐长卿与女娲后人的三世情缘感动了无数观众。故事之外,还是新人的唐嫣凭借这部剧飞升当红花旦。一则当年的报道称,唐嫣甚至被众多宅男评选为“最完美梦中情人”。《仙剑三》剧照唐嫣饰紫萱,霍建华饰徐长卿2009年,《仙剑三》首播就创下收视奇迹。这年暑假,多家电视台晚上播完《仙剑三》,白天又重播《仙剑一》。过热的流量吸引了资本进场,仙侠的市场彻底打开。2014年,唐雪见摇身一变,成为《古剑奇谭》里的风晴雪。2015年,徐长卿也续了口仙气,在《花千骨》中出演了尊上白子画。这部改编自同名网文的仙侠剧,一经播出就收获1.18%的收视率,随后更是突破3%,稳居第一。网络上,《花千骨》引起的收视狂潮更为震撼:大结局播放当日,该剧的网络播放量单日点击超过4亿,播放总量突破200亿。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仙侠变了。《花千骨》剧照霍建华曾在《仙剑三》的幕后采访中说:“以前拍的打戏都是那种很实在的打,这部剧反而不用。变个法术就会有一束光,所以在演的时候要靠很多的想象力。”到了《花千骨》,“法术”的力量再次加强,武术的存在被减弱。花里胡哨的特技被填补进动作的空白,俊男靓女的谈情说爱占据了剧情的主要篇幅。一个新的名称取代了仙侠剧——仙偶剧。2023年底,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了《中国电视剧(网络剧)产业调查报告》。报告中显示,仅暑假档期间,国产剧市场就上新了93部剧,全网剧集有效播放排在前列的,则是《长相思》《玉骨遥》等古偶剧。各大平台发布的2024年最新片单中,“爱优腾”将在今年推出300余部剧集,其中古装剧将超过100部。古装剧的市场依旧火热,其中仙侠剧又因为背景架空,人设大胆,更方便发挥编剧的想象力。但纵观近年来打着仙侠旗号的大热剧集,想象力的发挥空间,却塌陷到同一个频率。《长相思》剧照2018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断情绝爱的女主锦觅,不知爱为何物,直到亲手杀掉男主时,才重拾对爱的感知。2020年的《琉璃》,女主璇玑天生“六识残缺”,不懂人间情爱,最终被男主的深情感化,体会到爱情的滋味。2022年的《苍兰诀》,男主东方青苍原本断情绝爱,因为同心咒的影响不得不保护女主小兰花——结局也不必多说了。描绘爱情,或者说找到狭义的爱情,成为仙侠剧的第一要义。《苍兰诀》剧照回看《仙剑奇侠传》,反派拜月教主终其一生,同样在验证一个道理: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真爱。他给义父石长老施法,动一下就会粉身碎骨,只为验证人世间是否有亲情。他对这个从小就对自己格外严厉的父亲说:“你知道吗,如果我被爱惜,我也会去爱惜别人,如同我自己被别人爱惜一样。”他将阿奴与唐钰埋进土里,验证人间是否有男女之爱,“爱则得救”。因为不相信世上有矢志不渝的爱,他制造洪水,试图杀掉所有愚蠢的人类,再建一个理想的世界。他对李逍遥说:“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你能忍受至爱离你而去?”而最后,李逍遥击败拜月教主的那一招,名字叫:爱无限。《仙剑奇侠传》里的拜月教主这个爱,是石长老死前对唐钰说的那句:“义父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从来没有夸过你。”这个爱,是林月如牺牲自己,成全李逍遥与灵儿的洒脱与释怀。这个爱,是阿七死前的“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况且我已经找到了两个”。也是唐钰和阿奴化作比翼鸟,生生世世不再分开。阿奴与唐钰《仙剑奇侠传》的主题看似是爱,扒开爱的表皮,讲的却是人性与命运。狐妖和蛇妖吃人心肝,被李逍遥斩于剑下。但妖吃的是黑心人的心肝,人却穿着狐裘,吃着蛇羹。“在世人的眼光里面,我可能是坏人,但在动物的眼光里面,我们大家都是坏人,在苍穹宇宙里,难道真的有好人坏人之分吗?”状元郎刘晋元,皇帝的老师,梦想是帮当今皇上匡扶大唐江山。怎么看都是一个主角人设,他却苦恋着月如表妹,在家破人亡后卧底拜月教,最终以身殉道。还记得故事开始的时候,刘晋元对沉浸在情爱痛苦中的赵灵儿说:“爱是从来不讲公平的,甚至可以说,它是造成这世上最大的不平等,最不合理的源头,是一切快乐和痛苦的根源。相爱不如相知。”刘晋元的心愿观众置身主角视角,在每一个出场的配角影响下,与李逍遥一起成长,这才是《仙剑奇侠传》被观众回味至今的原因所在。再看《仙剑四》与《仙剑六》,难免发出一声叹息。“2024年1月17日和1月18日,是仙剑IP最黑暗的两天。”当《仙剑四》和《仙剑六》接连开播,这句话在网上刷了屏。事实上,作为热门IP,这两部自官宣选角以来,就引得争吵声不断。1月17日,《仙剑四》官宣开播。这边,鞠婧祎本人刚发布了定档海报,另一边,“鞠婧祎工作室称仙剑四片方违约”的词条就登上热搜。鞠婧祎工作室称,《仙剑四》剧组原本答应给鞠婧祎的署名方式是“单幅字幕且位列所有演员署名第一条”。但片方的官宣文案却连发两条,第一条将鞠婧祎排在开头,第二条又把男主陈哲远的名字排在首位。陈哲远自然也不乐意背上“抢番”的名头,公司替他发文澄清,说签约时就被告知是“演员排名不分先后”。仙剑四官方发布的两条微博鞠婧祎工作室在文案中写:“在仙剑四的故事里,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韩菱纱都没有放弃过任何人。在此,我们也请大家继续喜欢菱纱,保护菱纱,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她。”于是,粉丝大战一触即发,最该被重视的剧集质量,则被挤在观众的视线之外。浑然不知,《仙剑四》的游戏剧情,才是被游戏粉公认为“仙剑系列”中最佳的存在。如果说《仙剑一》讲的是宿命难违,《仙剑三》拍出了轮回转世,《仙剑四》的故事则铺展得更加宏大。一个“野孩子”苦苦寻仙,最终却发现仙并不救人,反而是滋生邪恶的温床。网传的合同中,《仙剑四》的制作总成本超过3亿,备案是36集。前几集看下来,网友评价这部剧:“特效猛如虎,演员原地杵。”《仙剑四》片段与《仙剑四》获得相同评价的,还有已经更名为《祈今朝》的《仙剑六》。点开这部剧的影评区,除了吐槽女主的“小奶音”和“傻白甜”人设的,就是与隔壁《仙剑四》的对比讨论。“昨天看仙剑四,如芒刺背,今天仙剑六,如鲠在喉,这两部剧让我,如坐针毡。”《祈今朝》的评价金庸曾说:“武侠小说的主旨是要讲是非、讲道义。”侠之大者,忠肝义胆,一诺千金。“侠”字一出,好似带有天然的反叛意味,要与权势斗上一斗。而如今的仙侠剧,套上“仙”的外衣,怎就屈从于权势与身份,变得落俗了呢。男主必须得是上仙、尊上,女主最差也要是神女转世。当命运的故事只配在上层阶级中轮转,普通人的困境又该由谁打破。《仙剑一》中,主角团许下质朴心愿《仙剑一》播出后,有人发帖问姚壮宪,觉得胡歌的李逍遥怎么样?姚壮宪回了句:“他就是李逍遥。”这句话一直被网友奉为圭臬,由此延伸出“无胡歌不仙剑”的口号。如今再点开姚壮宪的社交平台,2024年,他发了3条微博:一条是称赞《仙剑六》中,许凯的今朝是本色出演;一条在夸赞《仙剑四》的两主角十分还原。还有一条,他转发了虞书欣的微博,内容是《仙剑六》的影视片段,男主带着女主去看粉黛花海。姚壮宪写道,想起了带自己女儿去抓蝴蝶的时候。姚壮宪曾说:“《仙剑奇侠传》是我们为玩家铸造的一个梦,在这个梦里,我们脱离现实世界的桎梏。我们用了20年的时间,去构建这个梦,让它真实地存在于我们身边。我很庆幸,在我最好的时光里,有仙剑相伴。”20年前,胡歌在剧组的要求下,唱了专属李逍遥的主题曲《逍遥叹》。回看歌词,其中一句,在嘴边咀嚼了很久:“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