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至爱梵·高》导演新作,这样拍电影实在太美了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7

《至爱梵·高》导演新作,这样拍电影实在太美了

《至爱梵·高》2017年口碑和票房双收后,多洛塔·科别拉和休·韦尔什曼这对充满野心的夫妻档导演便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下一个项目。他们将目光转向了波兰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瓦迪斯瓦夫·雷蒙特的《农民》。这部长篇小说在1904年至1909年间分为“秋”“冬”“春”“夏”四卷陆续出版,如今被改编成同名动画片,在2023年多伦多电影节举行了世界首映。《农民》《农民》采取了与《至爱梵·高》类似的油画动画技术,以再创作的形式致敬了数位享有盛名的波兰画家。与前作不同的是,《农民》在印象主义和自然主义风格中注入了更多批判现实主义的关切。故事以时间为序,围绕女主角雅格娜渴望爱情、被迫出嫁最后被赶出村庄的悲剧命运展开。在四万余幅精美的油画和说唱歌手L.U.C.改编的传统波兰民谣中,《农民》展现了20世纪初的波兰农村的土地制度和父权制的残酷面目,及其对个体和家族命运的影响。婚礼舞蹈关键戏深秋临近,雅格娜的命运开始发生变化,安泰克的父亲马切伊是村里最富有的人,丧妻不久的他开始物色下一任妻子,雅格娜变成了他志在必得的猎物。雅格娜的母亲要求女儿嫁给马切伊,而安泰克得知自己的情人要嫁给自己暴虐的父亲之后,他与父亲原本紧张的关系变得雪上加霜。《农民》的大部分段落均为先实景拍摄后进行绘制和剪辑,雅格娜与马切伊的婚礼舞蹈是整部影片制作最为繁复精彩的段落之一。配乐师L.U.C.事先完成了谱曲,剧组在拍摄现场播放音乐并编舞,摄影机模仿新娘雅格娜的主观视点快速旋转,为了场景的连贯性和沉浸感,其中一些画面的绘制耗时长达每帧八小时。这也决定了《农民》相较于《至爱梵·高》的帧率变化:由于《农民》的画面更加复杂,绘制每一帧的平均耗时达到了五小时,而《至爱梵·高》仅为两个半小时,因此,《农民》的帧率从前作的每秒十二帧降低至每秒三帧。就观感而言,帧数的降低反而减弱了眩晕感,这不仅让动画与电影语法更为接近,而且与剧本的现实主义创作取向相契合。沉痛的悲剧往往有着美好的开始。雅格娜是小村庄中最美丽的女孩,善良、勤劳且有艺术天赋,与母亲共同居住。雅格娜的剪纸作品与村庄的飞鸟和草木以蒙太奇的方式融合,让《农民》的开场如梦似幻有如田园牧歌。而对于父权制根深蒂固且贫富差距悬殊的波兰农村来说,美丽为贫寒的雅格娜带来的更多是诅咒而非运气。正如大部分女性主义文学作品那样,《农民》并不执着于将雅格娜塑造为道德意义上“完美”的女性,她与情人安泰克初次相逢于收完庄稼的暴雨之夜,尽管雅格娜知道安泰克已经成家,但激情仍战胜了两人的理智。作为影片第一个小高潮,雅格娜和安泰克的邂逅便与气候息息相关,而暴风雨和东欧转瞬即逝的秋天似乎暗示着这段关系令人不安的未来。季节流转对《农民》作为情节剧的重要意义,同样体现于比《至爱梵·高》更复杂的镜头运动方式,运动的镜头不仅捕捉到两人舞蹈、拥抱和亲吻的画面,还将这些动作与雨夜和庄稼地的场景相融合。摄影机成为亲密关系的参与者,而非作为窥视工具存在。虽然剧本的源头定位和具体的制作流程都与《至爱梵·高》有所不同,但《农民》在对油画的执着和对艺术史的借鉴上仍有前作的影子。波兰画家约瑟夫·海尔蒙斯基《雪中鹧鸪》影片的许多画面再现了费迪南德·鲁什齐克、米哈乌·戈尔斯特金-维维奥尔斯基和约瑟夫·海尔蒙斯基等著名波兰画家的作品,包括《冬景》《雪中鹧鸪》。导演韦尔什曼夫妇的工作室Breakthru Films在欧洲有多个分部,画师来自四个国家——波兰、立陶宛、塞尔维亚和乌克兰。导演韦尔什曼夫妇正如《农民》故事本身的创作灵感来源于20世纪初波兰政治与社会的剧变,它的制作过程也受到国际局势的影响。由于新冠疫情,剧组不得不两次停工。2020年,他们进行了影片四分之三的实拍,2021年拍完剩余的四分之一后,才投入复杂的后期制作:先完成实景素材和CG动画、二维动画和特效的组合,最后开始绘制。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韦尔什曼夫妇帮助许多乌克兰画师撤离到邻国波兰,并帮助他们重建生活。继《至爱梵·高》和《农民》之后,韦尔什曼夫妇已经在策划下一个项目——《刀锋》(The Blade)。它将讲述14万年前的非洲,不足一万个原始人如何幸存下来并占领地球的故事。“油画可以做很多事情,因为它是一种经过了500年锤炼的技术,”韦尔什曼夫妇说道,“这将是一个史诗般的故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